狂奔奔奔

[BH6/Tadashiro]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1)

BY 狂奔



00.


"Where our eyes are never closing,our heartswere never broken.And times forever frozen still."

"I swear it will get easier, remember thatwith every piece of ya.And it's the only thing we take with us when we die."



01.


早晨八点。

Hiro皱了皱眉,他的右手手腕处传来冰凉的触感,也许是雨丝。他侧身转向Tadashi床铺所在的方向,有些不耐烦地嘟囔:“Tadashi!窗户没关紧……”而后捂着被子又进入了睡眠。

五分钟后。“噢bro,你是在和小女朋友发短信吗……麻烦你起身帮你亲爱的弟弟关个窗户,行……”

Hiro猛地睁开双眼,白光撞进刚从黑暗中初醒的瞳孔,他将稍微仰起的上半身重重地摔回床铺,颤抖着说出最后一个字,

“……吗。”

空荡的卧室,整洁的床,还有那顶有点焦味的帽子。

没有Tadashi,没有他的身影,没有他的声音,没有他的味道。

Tadashi is gone.

Hiro感到近乎撕裂的疼痛和令人发狂的悲伤。他已经在昏暗的房间里待了几近三天三夜,太阳与路灯并无不同。曾经如此吸引他的自然景观抑或是城市街景,自那之后一眼也没有瞧过。即使是清晨浓墨般稠密的夜色还未消散时,乳白色的薄雾中若隐若现的星星点点的灯火,也会让他想起毁掉他生活的大火,更不用说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时,在朝阳周边匀称地泼洒开的混杂着金黄与淡红的独特色彩。刺眼的白光由敞开的窗户毫无保留地涌入,他迅速抬起手盖在眼皮上,低低地吼了一声,颤颤巍巍地直起身,踉跄着跨过床,扑到窗边将密不透风的厚重窗帘给掩上了,使这惟有孤单一人的空间与光线、雨水和喧嚣所隔绝。

Hiro斜睨着眼,偶然瞟到了桌上他与哥哥的合照,瞬间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床边。

Tadashi……Tadashi……

他把头埋进双臂间,肩膀上下起伏,压抑不住地恸哭。


他想起Tadashi的笑容,俊朗阳光,耀眼得霸占了他的视线;

他想起Tadashi有力的臂膀,仿佛是最坚强的防护盾,也是最温暖的栖息地;

他想起Tadashi的眼睛,当Tadashi撑着他瘦弱的双肩,笃定地望着他,对他说“我还没对你放弃希望呢”的时候,他甚至相信有了Tadashi的信任和支持,他无所不能。

 

如果Hiro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片星空,Tadashi一定是这片星空中最璀璨的明星。

而失去了Tadashi的Hiro好像是流尽血液的人,如同行尸走肉般,一切曾经所拥有的,一切还未得到的,没有Tadashi的存在,都失去了意义。

那场熊熊燃烧的大火,烧毁了Hiro的依靠和念想,把那还埋在心里的情愫烧毁得一干二净,一切的一切,全部消逝在火焰里。

他还记得Tadashi甩开他的手臂,奋不顾身奔向火海的背影,倒映在他的瞳孔里,那一刻涌上心头无限扩大的恐惧,心仿佛被狠狠揪紧,被利刃毫不留情地刺穿。

他的世界全然坍塌。

 

不知何时,Tadashi在Hiro心里已经占据了如此大的地位。即便是Tadashi制作的BayMax,也无法替代。反之,有时看到BayMax做出与Tadashi相同的动作时,心底微小的膈应和那一抹始终无法消去的怒火,依然会滋滋地增长,又一次一次被强压下去。

Hiro有时会自欺欺人地想:如果Tadashi没死呢?如果Tadashi幸运的逃出来了呢?然而他很清楚地知道——Tadashi已经离开了,不可能再回来。

 

Hiro何尝不想振作,可是……

Tadashi的床,Tadashi的棒球帽,Tadashi的衣服,Tadashi的奖杯……

到处都有Tadashi的痕迹。

——全是挥之不去的你的背影,我如何忘记?



tbc.


*歌词来自《Photograph》-Ed Sheeran

我爱我黄!prprpr我黄^p^

没错就是旧文改改混更,然而当时写的后续并没有看懂,待我好好研究几天再写后续。那时半夜拿着板砖机敲文的艰辛历程还历历在目(bu 板砖全是半角符号,强迫症改文改逗号改成傻逼(心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