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奔奔

松阳的在天之灵要愁死了。

一口一个君懿:

甜水屋:



脑子还是一团浆糊。


我是没想过猩猩也能这么忍辱负重地埋个核弹级别的伏笔。


我是没想过猩猩这次下手这么绝。




今早心友跟我说,要是换了新八神乐捆在那里,让银时去砍登势的头,一定会有真选组吉原卫队或者忍者什么的来救呢。


偏偏在画他们几个的故事时,猩猩就这么现实。




高杉竟然把银时的嘴炮全部抽了回去,银魂家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做到了,倒是该和隔壁老乡来个联动。


而再想想,银时了解高杉到这个份上,又真的会不知道说这些都是徒劳吗。


只是就算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可能拉回眼前这个人,还是像红樱篇的桂一样,忍不住做一点可笑的尝试?


天啊,我高的良心真真是被他丢到地狱里去了。




攘夷时期银时对高杉说的不要死,本以为不过是一颗普通的回忆杀糖,却没想到在新一训又回放了一遍,联系前后看看,可真是不妙。


而高杉叫的那一声“银时”,是在哀求吗?


那时候高杉是在求银时杀了自己吗?现在也是一样吗?你是想撞他的刀去死吗?你想让他杀掉你吗?


说什么让我终结你的噩梦啊怎么看都是被杀掉的那个才是解脱吧?




我坚信高杉没什么恨银时的,他知道银时那时候做了正确的选择,他知道手刃恩师的银时比任何人都痛苦,他知道自那之后银时内心没有一刻真的安宁。


道理他都懂。


可是鸽子还是这么大。




气死我了。




……讲一个冷笑话活跃一下气氛吧。


高杉:假发我是傻孩子吗?


桂:傻孩子,你怎么会是傻孩子呢。




唉。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真慢啊,我可是等得不耐烦了啊,银时。”




如果银时有的选,他想必情愿在万事屋好好过他风调雨顺的日子,一辈子对高杉避而不见。


就算说下次见面就砍了你又如何,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反正有下次,不如再拖拖。


偏偏高杉逼着他做个了断。




高杉在引诱银时杀掉他,而如果他能成功实现这一点,那银时就真的永远输给高杉了。


可怕的是银时对此不是一无所知,他清楚极了。


就算这样他还是愿意下定决心杀了高杉。


真是一生一世的温柔。




我高死了就好了,我高死在这里也没有关系,死在银时手里他不会有什么怨言。高杉这个做事从来做绝了的人,死了也一定会潇潇洒洒不留一点痕迹,甚至铁了心都不会再在银时的梦里出现。银时会很痛,肯定痛得要命,可是没关系的,他总能熬过去,桂知道了肯定也绝对不会怪罪他,新八神乐还有歌舞伎町的其他人陪着他,他总是能活下来的。


高杉死了也没关系的。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桂到底在哪里捏饭团啊松阳的在天之灵要愁死了好吗。


评论
热度(25)
  1. 狂奔奔奔梦川棉花糖 转载了此文字